贺州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工程机械

印刷指导工价声又起却问谁愿坐互利共赢席

2021年08月18日 贺州机械设备网

印刷指导工价声又起 却问谁愿坐“互利共赢”席?

"现在印刷业太困难了。”铁大锟近日对笔者称,他刚参加完北京市第十二届印刷行业技能大赛评判工作,作为专家委员会成员。

北京旭丰源印刷公司厂长马绪丰,对北京市印刷业至今仍没有一个权威的、可付诸于执行的印刷业工价表示遗憾。马绪丰认为廊坊印刷业的无序竞争对北京印刷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工价一降再降,加上诚信缺失,收账困难,原材料上涨,《劳动合同法》实施导致企业用工成本升高,美国金融风暴又不期而遇,使印刷企业经营愈加困难。马绪丰曾在日本工作或学习,他称日本的相关印刷协会,其制定的工价可以得到强制的执行,从而规范业界,使得行业得以良性和健康的发展。

据了解:北京市相关机构近日已经召开了专家讨论会,拟出台北京市的印刷指导工价,试图规范京城印刷业无序的印刷工价。此前的1992年,北京市也曾经出台过《印刷工价的几点说明》,说明称:据北京市物价局[京价收字(92)471号]的精神,将印刷工价的制定权限自下放到企业。但这并非由印刷部门制定且并非“指导工价”。而,在以“无形的手”为特征的市场经济环境中,有关内容是否有违市场经济规律,或,如果以印刷协会的名义出台,到底有多少强制性,从而如出台机构所愿,起到规范业界的作用,还有待观察。

此前,媒体对于印刷工价已多有探讨,印刷工价微妙地触及印刷及出版双方利益,即双方如果不能达成一致,所谓的印刷工价出台也只是空中楼阁。残酷的市场经济,同条产业链上关系密切的企业间天然就有某种你死我活的特征,善意地寄望于另方的施予和同情,诚如此前本网所报道的,中山优威公司在遭遇原员工侵犯商业秘密后,予以道德上的宽容,而放弃起诉,后来原员工又变本加厉、故伎重演,说明市场认钱不认人、“莫斯科不相信眼泪”。

显然,政府也不可能掺和这种印刷工价的对弈,免得企业对他们“干预市场”的指责,电子监管码事件上,相关政府机构便出尽了洋相。那么,谁来为无序的市场买单?每年物价指数于4%~8%沉浮,印刷原材料上涨、《劳动合同法》提高劳动力成本,大城市尚面临用水、用电和厂房成本提升压力。

产业链中,印企一直处弱势方,内容提供商的出版社自持“素质高”,看不起印刷厂,认为他们天生即俯身“加工”的企业,更为“丢脸”说法是印刷人是“趴着干活”,印刷企业天生是没有品牌的企业,什么文化人不文化人,跟他们没有关系。据中国新闻出版报《印刷工价共赢价位在哪儿》(作者:林畅茂)报道称: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曾于2005年12月出台不带有强制性的指导工价《上海市书刊印刷行业指导工价表》,表中,书刊电脑排版、印刷、装订、彩印、制作输出打样、彩色拼版、拷版、贴塑、过油、精装、纸张伸放率以及一些辅助工价得以调整。但文中,“研讨会、座谈会上也没有表示接受这个指导价的确切态度”。

笔者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开幕当日,虽然无幸买到门票,却在鸟巢附近,隔着武警和志愿者围起的“人墙”看到了自发而至、人数越来越多,绵延了两条大街的热情的市民,大家在一起为奥运会的开幕和祖国的强大呐喊助威,热情完全发自内心。

构建市场经济环境下的“企业人格”将成为有秩序行业意识的基础,不必因服务于某强势机构便洋洋得意,或唯其是举,企业间若没有共同点,只会走向相互猜忌和自我膨胀,“追求利润最大化”本是《经济法》赋予企业的天然使命,企业人必以此为“最高纲领”,企业间存在着必然的竞争关系,市场就那么大,谁都想多抢一块,早日完成上级的考核,让员工的福利待遇提升,解决就业问题,可是,按照此道理,难道就各自缩于某利益集团里不可自拔吗?为什么不看看与你切切相关的周围企业呢?“和谐社会”致力的也是社会协调发展。找到出版与印刷的整体发展“互利共赢”点,此理,小至企业间,大至国家间无不出其右。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